胡景钟:历史:另一种写法
发布时间: 2019-10-14 浏览次数: 10

二战后,成立了联合国。联合国的宪章中“序言”申明,要维护世界和平,要维护人类道义(人道·正义)。美国总统罗斯福在二战后期中提出,世界要实行“四大自由”:“言论”、“信仰”、“免于贫困”、“免于恐惧”。得到全世界人民的赞赏。二战后的七十年,虽然没有发生世界大战,但局部战争时有发生,恐怖事件遍及各地,人们还生活在不太安定环境之中,原因很多很多,但笔者认为其中之一,是学校教育、银屏舞台没有把人道主义的宣传放在突出的地位。相反,散播的不少仍属于战争、争霸、掠夺和凶杀的内容。简单说是“阶级斗争为纲”历史书讲的是:“改朝换代”、“宫廷明争暗斗”、“争权夺利”。银屏上看见的多数还是“刀光血影”、“战火纷飞”的场面,使人们感动生灵涂炭,无限伤感。但,历史的全景是这样的吗?不。历史的主流是以“三生”为主线。一是“生产(科技)的发展”,二是“生活(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)的提高”,三是“生存(与自然灾害和瘟疫和疾病)的斗争”。

下面就“三生”,作些简略说明。

(一)生产(科技)的发展。马克思说过“任何一个民族,如果停止劳动(注:意即生产)不说一年,就是几个星期,也要灭亡。人类一天也离不开物质生产。”应当把物质生产的发展,科技的不断进步告诉人们,特别是青少年。历史的前进主要靠物质生产、科技(科学)的进步。这是历史发展的主线和本质。如从18世纪60年代摆脱了手工业生产,人类物质生产进入了机械生产(发明了蒸气机),这使人们生产大大提高了一步,人类面貌也大大改变了一步。19世纪70年代,人们又从机械化进入了电器化生产(发明了发电机、电灯、石油能源等),人们物质生产又大大提高,人类面貌也随之改变。到20世纪50年代人们的生产再进一步进入自动化生产(发明了计算机,数字化系统),人类物质生产更是大大地提高了一步,人类面貌、智慧也随之大大改变。历史是这样一步步前进的。

在记述物质生产(科技)发展进步时,我们要深深怀念对科技发展作出杰出贡献的伟大科学家,如牛顿(力学奠基人)、爱恩斯坦(相对论的创立者)、拉瓦锡(蒸气机的发明人)、法拉第(电的发现者)、西门子(发电机的发明人)、霍金(黑洞学说的提出者)等等,他们是历史的创造者,历史是由他们浇铸成的。

(二)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提高,也就是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提高,这是记述人类历史前进的极重要内容。人们应当从这一角度去了解人类历史的变化、认识自己面貌的变化。人类如何从野蛮、愚味的状态逐步进入文明、睿智的发达繁荣的新阶段。文明从初级到高级的逐步的提高,是经人们长期艰苦努力创造的结果。从物质生活到精神生活的提高,使人类面貌发生了很大变化。举个例子,人类平均寿命的延长,以中国人寿命为例,人的平均年龄,夏商时代18岁、周秦20岁、汉22岁、唐27岁、宋30岁、清33岁、民国年代35岁。新中国建立至目前,从75岁以上不断提升。寿命的逐步延长是由于物质不断丰富、医药不断完善、居住不断舒适、科技不断进步,文化不断繁荣带来的,这是谁也不能否认的。我们记载历史为什么不大书特书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、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不断提升呢?

在叙述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历史的时候,我们同样要怀念人类历史上推动文明提升的伟大思想家,如老子、孔子、柏拉图、亚里士多德、哥白尼、培根、伏尔泰、康德等等,是他们使人类的精神世界不断开拓前进、精神文明不断进步。他们是后人的光辉思想先驱。历史不应忘记的是他们,而不是帝王将相。

(三)生存斗争,要与瘟疫(疾病)、自然灾害作斗争。人类历史告诉我们,自然灾害和瘟疫(流行病)是人类最大的“敌人”与战争同样威胁着人类的生命。人类历史应把与这两股“敌人”的斗争史记录下来,以告诫后人。

人类历史的几次大瘟疫死去成千上万,公元541年,欧洲第一次鼠疫。东罗马死去四分之一人口,土耳其君士坦丁堡死去五分之二人口。公元1347年起,黑死病在欧洲延续十多年,死亡二千多万人。1918年西班牙感冒大流行,欧洲感染达五亿人,死亡达2500万人。今天虐疾仍在肆虐,全球有3亿人受感染。在我国明朝鼠疫天花传播,仅北京就有近五分之一因得病而死亡。有学者称瘟疫也是造成明朝覆亡的原因之一。

人类历史还告诉我们,自然灾害对人类的威胁不比战争差。1970年南美洲的智利安第斯山雪崩(地震引起)长千公里,宽二十多公里,致二万多人死亡。1987年,孟加拉国特大水灾,64个县中47个县受灾,受灾二千万人,死亡二千多人。我国唐山大震(1976年7月28日),震级7.8,死24.2万人,伤16.4万人,孤儿4204人;97%建筑被毁。如何更好预测地震,如何造更窂的防震建筑,是人类今天所祈盼的。有人说我们上天下海的科研是必要的,更早探知地震,不是更必要的吗?这是人类迫切解决的历史难题啊!抢险的人们说地震中死去的人,多半是压死而不是震死。这不是历史悲剧向研究建筑的学者们、工程师们出了一个重大课题吗?

人类与瘟疫(流行病)作斗争,是延续了很长很长的历史了,虽然有些病毒至今仍无法消灭,使患病者痊愈。但也有成功的范例,这就是“天花传染病”。在中世纪天花传染在欧洲曾猖獗一时,使当时的法皇路易十五也因得天花病,无法治愈而死亡。今天天花疾病已在全球绝迹。这是人类战胜瘟疫(流行病)的一个光辉范例。现在人们希望政府医务界用一切力量去对付癌症等顽固疾病,以期有一天能将这些病治愈。这比改善人们的生活(物质和精神的)的愿望迫切得多。历史铭记战胜病魔的药物和医师的事迹,这比记述改朝换代、帝王将相的事迹不是更有意义吗?

结束语:今天的历史是科技(科学)更加进步而不是倒退的历史;是文明更加提升而不是失落的历史;是健康更有保障,而不是崩溃的历史。我们不是应该为人类向着美好的生产(科技)、生活、生存前景而大书特书吗?

“时代”的车轮朝着一个目标滚动,从本质上来说,随着时代的滚动,世界变得更美好,更加文明,更加宽容,更加有希望!“(狄更斯)”我相信进步,同时我十分相信人类具有决定幸福的能力。(海涅)